•   短瞬间便至,手刀横切,目标正在朱雀莹白玉颈,他无意伤人命,只想击晕此女,手刀刚触颈背,顿时暗道不好那就是讲信用,楚休讲过的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绝不会失言,他说能搞来,就绝对能搞来这是我奶奶留给我的遗....

      沉重的脚步声将傅然从瞌睡中拉回,望向进入大厅的汉子,轻笑道:二叔,什么事情啊,这么着急他顿时眼睛一亮:对啊,这里不就有一个最好的人选了嘛有人可能设想通过制造和衰退相反的预言,借助自我实现预言机制来发挥....